临湘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纯阳武神 第一百一十一章 打落凡尘,泰山之巅,天帝!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0:07:12 编辑:笔名

纯阳武神 第一百一十一章 打落凡尘,泰山之巅,天帝!

(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求月票推荐票!)

聂府大厅。

一种前所未有的屈辱感,充斥在许多聂家人的心头,聂九青嘴角泛起一抹苦涩之意,看向聂庚午,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聂庚午看面前一脸愤怒的聂九远,忽然感到有些意兴阑珊,一点也没有由上而下俯瞰的畅快感,他轻轻摇头,道,“这里的一切,我都不在意,这一跪,是你欠我那位过世太早的老母亲的,我不欠你什么,认祖归宗于我而言,也没有一点意义,我只要自家崽子受过洗礼,免去血脉桎梏即可,至此,你我两不相欠,也不会再见。”

“庚午你无需忧心,早已无碍。”

苏乞年摇摇头,一点先天的经络阻塞,早在他破去聂念年的人族血脉圣禁时

,就已经被冲破。

聂庚午一怔,既而苦笑道:“那我就不该答应入京了。”

“有些东西避不过,总要有所了结,你不想再牵扯,但日后总会有一些麻烦,既然你已经放下,就由我来画上句点。”

苏乞年很清楚这些大家族的秉性,等到三年之后他离开,或许再过一两年不会有什么,但再过十年八年,就没人能够保证了。

这一刻,那聂八极终于变了颜色,知道碰到了一个真正的狠人,他沉喝道:“《金刚圣约》中言明,祸不及家族,武斗不及平民,聂八极今日认栽,聂家其他人,还请阁下高抬贵手!”

“苏先生,还请息怒。”

这时,一道温和的声音同时响起,聂八极浑身一震,而诸多聂家人也感到十分熟悉,等到目光循着声音转动,看向大厅门口时,几乎所有人都露出振奋,乃至激动之色。

“圣儒!”“圣儒您终于来了!”

“还请圣儒出手,解救我聂家于危难之中,贼子猖狂,杀人辱人,聂家蒙受数百年未有之大辱。”

很多聂家人开口,露出义愤填膺之色,只有一些老辈人隐隐察觉到不对,刚刚圣儒的声音,似乎称呼的,正是……

一身青色儒衫,黑发如瀑,解开了道困之后,圣儒身上的气息愈发与天地契合,举手投足之间,都带着一股道韵,对于普通人来说,宛若天人,而对于真正的高手而言,就是一种裹挟着天地而来的压迫,亦如神明一样。

除了圣儒之外,同行的还有齐恒武,看一片狼藉的大厅,齐恒武不禁心中摇头,这可真是自讨不自在。

“圣儒。”

聂八极脸色不是很好看,除了以眼下这种姿态见面,堪称羞耻之外,他还察觉到圣儒刚刚开口,似乎是对于眼前之人的称呼,能当得起圣儒以先生二字相称,其中蕴藏的意义,就足以令人深思,圣儒即便精通儒家真意,待人谦和,但身为华国定海神针,一位强大的武者,也是有心气的,能够入眼者绝对不多。

“苏先生。”

齐恒武抱拳,朝着苏乞年行礼道。

这是……雷龙齐恒武!

随着齐恒武开口,大多聂家人回过神来,雷龙的大名,他们也是深知的,尤其是近日这一位在金陵城中得证金刚不坏,成为他们华国第十位金刚不坏境的强者,仅论身份地位,已经不在他们聂家老祖宗之下,但这一位现在,居然在向那个贼人……行礼!

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尊敬,他们这些常年游走于社会高层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,雷龙齐恒武是真的尊敬,甚至有些降低了自身的辈分。

好吧,能够镇压他们聂家老祖宗的存在,该是一位隐世的称号武圣,也当得起这一礼,但紧接着的一幕,就彻底击碎了他们心中所有的侥幸和幻想。

“苏先生。”

圣儒朝着苏乞年拱手一礼,同时叹息一声,道:“还望苏先生息怒,聂八极本性不坏,只是这些年有些迷失在力量赋予的权势地位中,偌大一个聂家,有些人心腐朽了,还望苏先生给他们一个机会,过而能改,善莫大焉。”

这……

聂八极瞳孔一下收缩,圣儒的姿态放得很低,这就超出了他的预料和想象,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,值得圣儒如此对待,要知道此前不久,圣儒可是在一场神战中,斩落了一位真正的神祗,至今还跪伏在故宫大门外,令天下诸神明教派噤声,不敢叫嚣。

一干聂家人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,圣儒居然在向这个贼人行礼,他们觉得天要塌了,他们华国的定海神针,斩落神明的存在,居然都在以一种请求的语气,来为他们聂家求情,似乎若是那贼人不同意,也无能为力一般。

这时,那晕厥过去,不知何时醒来的主母老太太,不禁气血冲顶门,接受不了这种境况,再次晕倒在地。

聂九远目光凝滞,有些发愣,耳边的声音和眼前的画面,都好像隔了一层雾气般,变得朦胧起来,他思维有些混沌,即便身为八极宗师,这片刻间给予他的冲击也太大了,以他的心境,也堪堪到达了崩溃的边缘。

这时,苏乞年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既然迷失了,那就重归于平凡,走不过平凡的路,那就走向灭亡。”

哗啦啦!

虚空中,有铁链拉动的声响,却不见其形,但紧接着,除了那聂九青之外的,所有聂家人,都同时感到浑身一紧,像是有铁链束缚在了身上,然后嵌入了体内,再之后,这种感觉就消失不见,但很快,有人就露出了惊恐之色。

“我的内力!”“我的真气消失了!”

“我的气血归于普通人了,这不可能!”“我的神也消失了,我千辛万苦凝聚的神觉意志,全都不见了!”

如聂八极,也是浑身一震,他苦修了一百多年的内家真气,强大的武道之神,如汪洋般澎湃的,足以淹没小当量核弹的血气,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,这弹指间,他就成了一个普通人。

一个人不知道畏惧,是因为他没有真正体会过绝望。

此刻的聂八极,就陷入了绝望中,对于一名极限武者来说,这一身精气神,几乎可以说是除了身家性命之外,最重要的东西,甚至像他这样的高手,将之看得比身家性命还要重要,前一刻还能够破灭山河,转瞬间就跌落凡尘,变成了普通人,这种落差感,足以令人陷入疯狂。

圣儒与齐恒武相视一眼,看气息萎靡,乃至整个人都变得萎靡不振的聂八极,都有些心惊,这位苏先生的神通手段,可真是令人敬畏,相比于那跪在故宫大门外的天照大御神,其才更像是一位无所不能的神祗。

正如其所说,能否归于平凡,再走过平凡,是聂八极,以及整个聂家要走的路,至于结果如何,就只能看造化了。

……

是夜。

故宫里寂静无声,这座古老的皇城里,积淀了几个世纪的风云变幻,岁月在这里的每一个角落,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一座偏殿的屋脊上。

聂庚午咕噜咕噜,灌两口二锅头,似乎这种烈酒,也不能够淹没他起伏的心绪,本以为离开了,就能够平静下来,现在看来,自己的心境还需要磨砺,倒要学学这种风淡云轻,波澜不惊的心态,聂庚午看身边坐着的一袭粗布白袍的苏乞年,到现在,他还感到有些不真实。

但,那又如何呢?

有些东西是善变的,有些东西是易改的,也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,甚至一尘不变的。

而像二锅头这种东西,喝多了,是一定会大舌头的。

“乞年,我说怎么圣儒和齐老院长看上去都很……尊敬你。”

“可能是我的拳头比较大。”苏乞年轻轻摇头,笑道。

聂庚午虎目圆瞪,忽然将自己的拳头递到苏乞年面前,郑重道:“砂锅大的拳头,就问你怕不怕!”

短暂的沉寂,几秒钟后,两人相视一眼,同时放声大笑。

……

四月三号。

没有等来诸神明教派复苏的神灵,有人在塔里木盆地弥漫的血色雾霭中,见到了成群的天兵,背负着断裂的,像是石门一般的碎石块,逆着血色雾霭,朝着昆仑的方向而去。

此外,还有武当山的道士,在山中见到了玄武迎着朝霞吐纳紫气,但等到临近了,又消失不见。

还有蜀道上,万仞绝壁之上,忽现剑仙御剑的倒影,有人观摩,领悟出一招半式,威力惊人。

最后,泰山之巅,有人在封禅之地见到了疑似天帝的背影,一片紫气东来,云蒸霞蔚三千里,甚至在京城,都能够见到远方绚烂的天空。

当然,这只是目前苏乞年等人得到的消息,还有一些异象未曾上报过来,但可以知道,这一天里,国内的名山大川,尤其是一些佛道圣地,几乎都有异象浮现,至于真假,就难以考量,一些异象不过一闪而逝,还有一些逗留了片刻,也行踪全无,目前唯一还存在的,就是泰山之巅,疑似天帝的背影,也几乎要消失了,只剩下朦胧的一线虚影。(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求月票推荐票!)

鹤壁治疗阴道炎方法
盘锦男科医院
玉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
鹤壁治疗阴道炎费用
盘锦男科医院哪家好